《最后的守护者》开发已近尾声 上田文人表示很寂寞

《最后的守护者》开发已近尾声 上田文人表示很寂寞

   《旺达与巨像》是不少玩家心目中的“神作”,其独特的画风、悲壮的剧情以及人与巨像之间那种震撼心灵的差距无一不让人印象深刻。而这部作品的精神续作《最后的守护者》也将在今年10月25日与大家见面了,不知届时它能够带给我们的感触是否依然。

   近日,新作《最后的守护者》的制作人上田文人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谈及了自己在该作即将发售的当下的内心感受、对它的个人看法以及未来计划。一起来看看吧。

   《最后的守护者》E3 2016演示:

   采访中,上田文人坦言,在《最后的守护者》即将面世的当下,自己竟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寂寞。个中缘由大概是经历了很长的开发周期,突然要脱手,便觉得有些不太适应。“改在接下来要专注于《美食猎人TORIKO》游戏的开发了,有新的事情做会感觉好一点。现在几乎所有《最后的守护者》的制作人都是类似的心境。”

   “无论是《ICO》,还是《旺达与巨像》、《最后的守护者》和《美食猎人TORIKO》,我们的制作动机都很简单:玩家说他们想要玩。我们在制作游戏的时候,想到玩家愉快游玩的样子,就会很开心。”当被问及《最后的守护者》的开发初衷时,上田文人这样答道。

   由于《最后的守护者》开发周期长达十年,其制作人也来来去去了好几轮。但上田文人表示,无论发生了什么,这款游戏的本质核心是不会改变的。“游戏内容的填充一直在按计划来,《最后的守护者》的视觉风格与我们PS3时代的作品相比也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不过多亏了PS4,画面分辨率倒是变高了,CG的色彩和精细度也有所改善,整体变得更稳重了。总之,就算制作人员总是在变,最关键的原则还是始终如一的。”

   其实,在《最后的守护者》开发伊始,制作人们曾乐观的预计他们能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搞定这部作品,但随后却悲催地发现现实真的很骨感。“从玩家们对《ICO》与《旺达的巨像》的反响来看,我们需要攻克严峻的技术课题,如怎样优化类似于《ICO》中的‘牵手交流大法’(毕竟《最后的守护者》中人兽交流也是靠姿势的),怎样改进从《旺达与巨像》那儿承袭下来的可变形体碰撞建模算法等。我们在花了很长时间解决了诸如此类的问题之后,又得接着克服新平台带来的一系列障碍。事不遂人愿呐。”

   当被问及是否对专门的VR游戏感兴趣时,上田文人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有兴趣!”并称自己希望借这种技术来表现“现实世界的另一端”,让玩家感受到想象的魅力。“其实虚拟现实技术很早就被拿出来说了,但我们没有料到Oculus Rift等VR设备会在今年扎堆儿出现、它一下子能火成这样,再加上一些业务上的考虑,所以我们当初根本没想到去做专门的VR游戏。”

   上田文人表示,自己目前对《生化危机7》很感兴趣。如果自己做VR游戏,可能会选择恐怖类或射击类这种非常注重临场感的题材,世界观的构建则依据游戏本身来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